财经>财经要闻

Kwong Wah

2019-08-13

曾荫权被收押由囚车载走时,不但要戴上手铐,其招牌领结亦要除下。
曾荫权被收押由囚车载走时,不但要戴上手铐,其招牌领结亦要除下。

(香港21日综合电)香港开埠以来首名被定罪政府首长、前行政长官曾荫权爵士,周一不但沦为阶下囚,而其定罪纪录日后更可能增添一项。曾荫权上周五被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后,高院法官陈庆伟延至周一再开庭,以便处理量刑及案中悬而未决的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是否重审等事宜。控方表明已决定就该罪继续检控曾,审期有待法官与控辩双方磋商。法官听取辩方求情后,再押后至周三就行为失当罪判刑,并基于判处缓刑的可能性极低,即时撤销曾荫权的保释,下令将他收押。除下领结锁上手铐的曾荫权傍晚由囚车押送抵达荔枝角收押所,但至晚上他报称不适,院所急召救护车,将换上囚衣、腰缠锁链的曾荫权送往伊利沙伯医院诊治。

高院陪审团上周五晚裁定曾荫权其中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成立,该罪指他蓄意不申报东海花园租赁协议,但另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则不成立,至于在本案中首次被引用起诉的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陪审团则未能达成裁决。法官当日批准曾荫权继续保释,将案押后至周一再开庭处理求情及判刑等程序。

曾荫权送院时身份囚衣,他沿途腰缠锁链由惩教人员押送。
曾荫权送院时身份囚衣,他沿途腰缠锁链由惩教人员押送。

案件周一甫开庭,法官先处理行政长官收受利益罪的问题,主控官大卫佩里称,控方考虑过整体因素及公众利益后,决定继续检控该罪,他指无法达成裁决与脱罪是两回事,前者控方有全权决定是否重审,而基于控罪严重性,控方认为重审符合公义原则。

辩方御用大律师万江仪对重审决定无异议,但指出若然重审,法官便应考虑押后判刑。她虽已准备好求情,但表示要曾荫权接受判刑后再受审,无异要曾再受煎熬。法官则关注重审能否尽快开始,更透露他下周已有空档。不过,由于控辩双方的大状团队在本案后均各有安排,辩方大律师要到今年11月才有可能再次“齐脚”,故周一未能定出重审日期,法官遂决定先听取辩方求情。

万江仪求情时称,从陪审团裁决而论,她除了说这条行为失当罪完全不符曾原先的性格,其实无甚么减刑因素可提出,惟陪审团未能对接受利益罪作出裁决,故她促请法官量刑时,勿当曾有贪污动机。此外,法官在审讯时说过曾“能力愈大,责任愈大”,万江仪回应此说话时形容,曾现在是“攀得愈高,跌得愈痛”,被定罪对曾的影响比一般人更大。她称曾荫权不但忧虑自己名誉扫地,更忧心他的事会影响他人贡献社会的决心。

- Advertisement -
曾荫权(左,黑西装者)沦为阶下囚,被解往荔枝角收押所等候判刑。
曾荫权(左,黑西装者)沦为阶下囚,被解往荔枝角收押所等候判刑。

万江仪又引用曾荫权治下时任政务司司长许仕仁的受贿与行为失当案,指许其中一项涉及无申报利益的失当罪,判监18个月,她以本案案情论,刑期应是12至18个月,加上曾已72岁,坐牢又多数要独囚,构成额外压力,认为本案有足够因素判缓刑。万江仪呈上逾40封求情信,多数来自前政府高官及立法会议员。

法官在万江仪求情完毕后,表示希望先知道可以安排重审的档期,他最后决定将判刑押后至周三处理,并在万江仪开口前表明,判处曾荫权缓刑的可能性极低,他不拟批准曾荫权继续担保。万江仪随即回应说曾不会潜逃,但法官最后仍决定将曾收押。

左图:为曾荫权辩护的英国御用大律师万江仪。右图:曾荫权案的主控官为英国御用大律师大卫佩里。
左图:为曾荫权辩护的英国御用大律师万江仪。右图:曾荫权案的主控官为英国御用大律师大卫佩里。

重审倘加上诉讼费或达3000万

曾荫权被裁定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预料很大机会提出上诉,而他被控的首项行政长官接受利益罪亦很大机会重审,换言之,曾荫权须承担的律师费随时变无底深潭。有资深大律师指,若曾荫权重聘之前的英国御用大律师,由于已掌握案件详情,日后收费只会按日计,若以之前估计约1000万港元(约575万令吉)算,预料再增加数百万港元;不过,若曾另聘其他星级律师,新聘律师费就要从头计,随时过千万港元。至于控方情况亦相若,假设双方均改聘律师上阵,上诉连同重审及原审的讼费随时以倍计,估计可能达6000万港元。

控辩双方在本案均聘请星级律师团对垒,其中曾荫权一方由英国御用大律师万江仪披甲上阵,控方则聘请另一英国御用大律师大卫佩里担任主控官,估计涉及的讼费达天文数字。该名资深大律师表示,即使收取“友情价”,万江仪的律师费亦要过千万港元,大卫佩里也相若,换言之,二人涉及的讼费极有可能逾2000万港元,加上双方团队的资深大律师及大律师成员,3000万港元已属保守。

不过,随着曾荫权或会提出上诉,首项控罪亦会重审,连串诉讼可说是“从头来过”,该名资深大律师表示,若双方沿用之前聘请的御用大律师,按行规由于他们已充分掌握案情,开案及结案陈词不会收取高昂费用,而是按天算,预料双方各为数百万港元。不过,若双方因档期问题或其他原因,另聘其他英国御用大律师及香港资深大律师,则新聘律师的收费会从头“起跳”而不会按天算,若聘请与之前同级数律师团队,随时又是另一个3000万港元,且有好多突发因素,控辩双方讼费,随时是无底深潭。

此外,该名资深大律师表示,预料曾荫权周三获准保释的机会不高,因高院审讯的案件,律师代表须向上诉庭提出上诉及保释申请,而上诉庭法官则会看两个原则,其一是上诉成功机会是否很高,其二是判刑较短而上诉庭开审时已服刑完毕,才会作出保释决定,但绝对不是一两日可以有定案,换言之,曾荫权未必可于周三保释外出。

- Advertisement -
曾荫权与妻子鲍笑薇本是远房亲戚,于1969年结婚。(法新社照片)
曾荫权与妻子鲍笑薇本是远房亲戚,于1969年结婚。(法新社照片)

曾荫权妻让佣人吃过期食物

曾荫权周一遭当庭收押,成为香港首位沦为阶下囚的特首。曾与妻子平日作风小气,他昔日的家庭厨师于燕平记忆犹新。于燕平是1999年在时任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的官邸服务,他回忆有次曾荫权夫妇宴客,席间一道咖哩鸡吃不完,被送回厨房,佣人打算忙完后用咖哩鸡配饭,却被曾妻阻止。

曾妻很认真地吩咐说:“那盒咖哩鸡,等会儿我叫司机送人,对方很喜欢吃咖哩。”于燕平当场傻眼,大家只好吃酱油配饭果腹。而曾荫权平日收到许多礼物,常放到过期又不舍得扔掉,曾妻就会“大发慈悲”赏给佣人,曾请大家吃过期1年的月饼、过期半年的芒果干。

责任编辑:欧圉